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しすたー・あたっく(BF/纯爱)】

  「欧尼酱,来跟我BF吧~♪」
  「哈!?你在说什么啊?」
  最近刚刚到十岁的妹妹,说出了让我大吃一惊的台词。
  我是今年刚刚入学的战士候补生。
  但是在高水平的上级生眼中,我的水平已经相当高了,相对于我周围这些还
需要继续钻研BF的新生来说。
  这样的我,为什么会在家里受到妹妹的奇袭呢………
  那是因为所有的战士候补生,都必须住进战士养成学校附近的宿舍。只有家
离学校比较近的学生,才有可能获得每周末回家的许可。
  这么说吧,连日的训练……不仅仅是BF的培训,还有为了增加体力而进行
的跑步训练,为了保持有利姿势而进行的负重训练,关于一切淫魔的知识以及对
策。
  需要锻炼的,需要知道的东西多到数不清。
  而周末,为了缓解我们训练的疲劳而采取半强制的休养措施。
  相对于我还无法适应的宿舍来说,还是待在家里更为放松。所以我每个周末
都会回家里住。
  那时候,我带着号称是战士候补生的圣经这样的教科书,在没事时读一读打
发时间。
  但我没想到对这本书很感兴趣的妹妹,也在背着我偷偷地读这本书。
  我们家本来就都很擅长念书,我的这个妹妹更是如此,她总是在如饥似渴地
阅读父亲和我的书籍。虽然只有十岁,但却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知识量。
  总之这家伙是很有天分的,不管怎样的知识都会贪婪地吸收。虽说这一点确
实让我很高兴啦………
  只是她对知识的实践也抱有很浓厚的兴趣,只要一有空就会想办法实际练习。
  所以说这回轮到BF了,而她选择的实战对手,就是我。
  我想她肯定已经找过这附近的男孩们挑战BF,没人答应她吧。但是………
  「你是傻瓜吗?怎么能跟妹妹做这样的事情呢。」
  「好天真哟欧尼酱,你的这本书里也写了哟,『即使对手是亲兄弟姐妹也不
用犹豫,积极地上吧』为什么要说不想和我认真的H一次呢?
  我想看看欧尼酱上课时的样子嘛,就由我来进攻,欧尼酱只要忍耐就可以了
吧,ne,ne?好不好嘛~「
  「唔?呣嗯,但,但是……」
  「啊啦,难道没有自信心吗?身为战士候补生的欧尼酱,居然会害怕自己被
十岁的女孩弄到射精呢~」
  「唔哇!?居然说我会害怕这种事情!?好,很好,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
我就陪你来一次,哟~西,我们开始吧!」
  「真的吗?太好啦!欧尼酱,最~喜欢了!」
  我开始对自己如此轻易地答应了她感到有点后悔。带着她来到我的房间里,
并决定了简单的对战规则。
  「好,那么就这样,形式上正如刚才所说只能用手指。而且为了避免麻烦,
在我们BF的过程中不允许休息。要么我射精,要么你疲劳了不想再继续撸了,
OK?」
  「这样真的好吗?这本书上写的东西,我已经全部掌握了哟?」
  「笨蛋,仅仅拥有很多BF知识的话我才不在乎。好了,你喜欢的实践就全
部冲着我来吧,我会全部承受下来的。」
  「啊哈,欧尼酱好棒!嗯,知道了我会努力的,绝对会让欧尼酱舒服的!」
  于是我和妹妹的第一次BF开始了。
  紧张地望着面前耷拉着的肉棒,吞了一口气的妹妹。
  以及坐在床边暴露着性器,调整精神的我。
  尽管对手是身为初学者的孩子,但也绝对不应该大意。
  无论是多么熟练的淫魔猎人,一瞬间的松懈都有可能导致败北,这种话我已
经反复听过很多遍了。
  更不用说现在,我面前的对手是一个可以举一反三,知行合一的天才儿童。
  她不仅仅是在头脑中拥有很多BF知识而已。我刚才对她说的话,也许是太
低估她了。
  我提高了警觉的意识,开始等待她的攻击。
  「嗯,那么我来了。」
  随着这句话,妹妹的攻击开始了。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我所在的位置看不到时钟。
  这场战斗的时间并非是无限的,但不知为什么我的意识完全被下体的快感所
吸引,在我股间蹂躏的极精妙的指技,把我带到了接近昏迷的快感地狱中………
  最开始,她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我的肉棒,很有兴趣地开始观察。
  我看到她的这副样子,不由得微笑起来。已经有点放松了防守的意识。这时,
妹妹合起了她那双小手,手上的温暖与柔软渗入了我的肉棒。
  「糟糕!」
  我反应过来时已经太迟了,我的肉棒已经膨胀了起来。
  「啊……好像变大了一些呢?」
  妹妹抬起头来望着我,我对自己感到有些羞愧,移开了视线。
  但这是我的失策,在BF中向对手示弱往往是致命的。
  因为对手变得积极的话,可能会发挥出平时实力以上的水准。
  事实上,现在妹妹的双手更加活跃起来,给我的肉棒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她最初的青涩不知飞到了哪里,一对小手顺着肉棒快速地上下滑动,似乎完
全掌握了书中关于指技的诀窍。
  我急忙张开防御,强行压下流遍全身的快感。但是她双手带来的快乐在一点
一点地侵蚀着我的防御。
  我的肉棒很快就挺立起来,显示其雄伟的姿态。
  大小,长度,颜色和光泽,无论哪一方面都是让人自豪的极品,高高挺起的
龟头尤其是这样。
  好厉害!妹妹睁大眼睛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但她的小手却完全没有停顿,仍
然在捋动我的肉棒。
  我感到有点焦躁,并且对接下来的对战多少有了些觉悟,这肯定会是一场艰
苦的战斗。
  只是,妹妹进化的速度远远超过我的预期,她又一次加快了手部的动作。
  我闭上了眼睛,现在如果有人告诉我,正在撸动我下体的是我的同级生,我
也丝毫不会怀疑。
  但此时她的进化仍在继续。完成了一套基本的指技,她又开始使用高级技、
连续技这种针对高年级生的技术,继续套弄我的肉棒。
  「……呜!……呃!!」
  突然袭来的快感。我紧咬着牙,把溢出的悲鸣声咽下去。
  但是,对下面的那个口就没办法了。从铃口不断溢出喜悦的泪水,仿佛在叫
着「好舒服!好舒服!」一般。
  明知看不到时钟,我仍然向那个方向探出身子,想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
  这时,正在用各种花样套弄肉棒的妹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啊啊?怎么了?难道说是累了要放弃了吗?)
  一瞬间,我脑海中冒出如此天真的希望。当然,没有这么好的事。
  肉棒的内芯感到一阵疼痛,龟头痉挛般一张一张的,先走液不停地从马眼溢
出来。
  (啊诶?呜呜?这,这是什么……!?)
  并没有很激烈的撸动,但是她的小手每一次滑过,感到的快感便更强几分。
  我紧咬牙关,努力控制住面部的表情,偷偷窥视着妹妹的动作。
  以认真的目光望着肉棒的那个美少女,我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那就是我
的妹妹。
  我对那样的她感到动心,心脏怦怦地跳动。但是此时我却一点也不敢松懈,
如果放松了恐怕我会一瞬间就爆发出来。
  观察她的动作,我终于知道了袭向肉棒的强烈快感的正体。
  (那是……!?那种事……怎么可能!?女,女神之指吗!!??)
  那是,BF的奥义。虽然教科书中有记载这种技巧,但是战士候补生中能够
理解它的人,一个也没有。
  不如说这是,就连教师中也仅仅有几个人能够领会的,非常困难的技术。
  不仅需要能够完全看透对手性感带的眼力,极为精妙的手指动作,最重要的
是能够坚持这么困难的动作的精神力。
  无论缺少了哪一项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就是这样。
  这是一个十四岁少女的首次BF,是她使用教科书上的技巧,第一次与真正
肉棒的实战。
  十根手指的位置没有丝毫的偏差,准确地刺激着我的每一个性感点。所有的
手指动作都发生在最微妙的时机,就像直接刺激着我的快感神经一样。
  这是能让男人瞬间射精的,极限的指技。
  脑中涌起绝望一般的无能为力感。
  以此为目标,全力向此突破的战士,竟然被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女孩在这么短
的时间内超越了………
  (已经,不行了……)
  我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女神之指带来的超快感,让
我整个人飘乎乎如同升天一般。
  让人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冲击的快感,尿道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就像所有的
精液都在乱闯着寻找发泄的出口一般。
  再过几秒钟,我就要在妹妹面前,将我败北的证明难堪地喷洒出一地了。
       就连我的知觉都要被这样的快感颠倒了―――
  然后。
  「啊ー啊,累了呢。」
  千钧一发的时刻,她松开了女神之指。
  「果然,现在还赢不了欧尼酱呢。」
  这么说着的妹妹,轻快地转过身,啪嗒啪嗒地朝门口走去―――
  「那,下次再一起玩吧ー. 」
  她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我呆呆地目送她离开,「真的」* 完全放松了下来。(译注:谐音,除了
「真的」之外还可以表示液体的奔腾)
  下一刻,一道白色水柱出现在眼前,带着强烈的力道飞出去打中了天花板,
发出「哔嗒」的击打声。
  一瞬间白色水柱的形状崩坏,变成粘稠的液体,滴答答答地滴落在地板上,
化成了一摊白色的积水。
  当我眼前再一次出现一条白色水柱向上喷出时,我才终于意识到这是我的射
精。
  从刚才开始,在我眼前一直穷追不舍的威胁终于消失了,我松懈下来的精神
完全无法阻止这样盛大的射精。
  流遍全身的快感让我止不住地战栗,精液喷水一般的涌出,完全没有停止的
迹象。我控制不住地流下两行热泪。
  (那家伙知道自己如果留在这里,我就真的完蛋了啊。)
  于是她为了不让我感到羞耻,假装自己累了,然后赶紧离开房间。
  此刻,在我的心中虽然充满了绝望,但我并不想放弃BF。
  我心中充满了对强者的尊敬和憧憬,以我最爱的妹妹为最高的目标。
  我在心中立下了无论如何也要与她再战的誓言。
  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噜噜―――――――!!噗咻!噗咻!噗咻!
  「啊?真是的!稍微再忍耐一下嘛,欧尼酱♪」
  与说出的话相反,她以愉快的声音揶揄这我。不用说,我面前的这个美少女
正是我最爱的妹妹。
  只是她全身都沾满了我射出的精液,散发着异味。
  「诶哆,刚才用手弄出来了一次,用嘴是两次,现在这已经是第四发了呢。」
  自那以后又过去了一年。
  她第二次来挑战我时,我知道如果由我单方面承受她的攻击的话,这肯定是
一场让我绝望的战斗。
  于是定下的规则是像正常BF一样互相攻击,但最终结果是我的惨败。
  我发现,她在第一次BF时说的,她已经完全掌握了教科书中的内容,这一
点也没有夸大。
  我的一切性技在她身上都看不到效果,相反妹妹的性技却恰恰击中了我的要
害。
  我迅速地转为防守,但是我拼命的防守在她面前如同纸片一样。
  妹妹她并没有加快动作让我射出来,而是用一种新的技术保持轻柔的爱抚,
享受着我苦苦忍受的悲鸣声。
  终于我忍不住要爆发的时候,妹妹却又紧紧地握住我的肉棒。
  请让我射出来吧,让我射精吧,快要被玩坏掉的我不禁哀求着。
  接下来由妹妹的要求我们又进行了一场认真的BF。
  妹妹仅仅用视线,就让我缩小了的肉棒再度膨胀了起来,甚至都流出先走液
了。
  而妹妹的手指抚摸上来的一瞬间,我就忍耐不住全部射了出来。「好厉害!」
我不由得感叹。
  我以这个不可能追上她的妹妹为目标而持续努力锻炼,现在跟我同一个学年
里已经没有人的实力能和我相比了。
  而妹妹的实力大概已经到达可以把这个世界的淫魔一扫而空的,传说中最强
的战士了吧。
  但是她现在成为了我的恋人……
  「嗯哼哼?那么接下来就要动真格了哟。」
  虽然经常练习BF但她仍然保留着处女膜,而今天就要开始锻炼妹妹的私处
了。
  她大大地张开双腿,绮丽的膣口对着我打开。
  「欧尼酱,觉悟了吗?忍耐住不要一瞬间就结束哦♪」
  虽然是只有十四岁的妹妹的第一次,但恐怕我一定会很快就爆发吧。
  看到了,她小小的膣口张大到似乎可以吞下一个拳头,而那里面是无数触手
状的肉襞,仿佛在寻找猎物一般地探着头…………
  仅仅看着就给我一种会带来快乐的预感。虽然我刚才已经被榨取了四次,射
出了大量的精液,但肉棒还是高高的勃起了。
  这一年,每到周末都会被妹妹的超绝技巧锻炼,磨练出来我现在值得骄傲的
肉棒。
  但,那在妹妹面前,也只是螳臂挡车。
  「啊…啊…啊啊啊……」
  我的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声音,一点点的恐惧和大量的对快乐的期待束缚着我
的身体,让我一动也动不了。
  「要进来了哦,欧尼酱」
  慢慢地袭来的魔膣,以及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颤栗的阴茎。
  龟头消失在魔膣中,大大敞开的膣口散发出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芳香和热气
缠绕着我的龟头。
  「哈啊…哈啊…哈啊…快、快点……」
  「不行,欧尼酱!我刚才说了不能这么快就射精!欧尼酱不是一名战士吗?!
输给快乐是不行的!沉溺在快感中怎么能算是合格的战士呢!?」
  沉溺在快乐中的我受到了妹妹的尖锐叱责,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是啊我是将要成为战士的人,以后在与淫魔的战斗中肯定会有许多次陷入危
机的时刻。
  如果在那种时候不能克制自己的话就会死掉。
  为了生存,无论在多么绝望的状况下,也绝对不能放弃任何一丝通往胜利的
可能。
  「啊啊,我明白了,我尽可能努力…作为你的大哥不会惭愧的。」
  「嗯,要努力哦,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嘛,所以没有自信能够很好的控制呢。」
  她一边说着这种可怕的事,一边轻飘飘地笑着。
  …那种样子真的很美丽,让人想不到她仅仅是十四岁的少女。
  以同样的领域作为目标,已经到达很高的境界但仍然持续不弛地努力,引导
着我的富有魅力的女性。
  那正是现在的她,我深爱着的…不是作为妹妹,而是作为对我来说独一无二
的女性。
  「那么来吧」
  「啊啊,好!」
  奴啾…随着那样的声音,我的龟头被膣口吞了进去。
  「咕唔!!呒呜…呜呜呜————!?」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吸进去了,里面非常的热,粘附一样地缠绕着,
肉襞好像没有间隙一样地吸着我的阴茎。
  「啊,啊,啊,好棒…好舒服哟,欧尼酱…!」
  滋、滋地,虽然缓慢但确实一毫米一毫米地被吞了进去。
  我咬紧牙齿集中精神拼命忍耐着,承受着。
  但是随着我的肉棒渐渐被吞没,受到快感的面积持续增加,我的精神力被逐
渐地削弱。
  喉咙中溢出了哀鸣声,我紧紧地咬着牙齿把那声音咽下去。
  被如此激烈的快干侵蚀着精神,一点一点地撬开我的防御。
  感觉先走液噗咻噗咻地喷出来,可以跟射精相比的那样大量的先走液不断地
溢出去,我接近极限了……
  这时,我的龟头抵住了处女膜。
  不愧是处女的经过锻炼的私处,就连处女膜也进化成为了给阴茎带来快感的
器官。
  龟头尖端被拥有不可思议的弹力的处女膜捆紧,突破的那一瞬间,破裂的处
女膜一口气滑落到阴茎中部。
  处女膜被突破的一瞬间妹妹就好像力气也消失了一样,幼小的腰部无力地垂
了下来。
  「啊哈…嗯? 欧尼酱全部进来了呢…?」
  柔软的挣扎着臀部和大腿占据了我的下半身的全部感觉,我的阴茎持续着临
终的痉挛,就快要脱离我的控制射精了。
  「肚子中欧尼酱的…好厉害,只是进来了就要让我高潮了…!」
  (那是我的台词啦!!)
  但我只能在心里叫喊,如果张开口,估计我的哀鸣声和精液都会一瞬间溢出
来。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大概早就喷出精液被击败了。但现在我仍然在持续着全
力抵抗壮烈的快感。
  在这一年里能感觉到自己的韧性也在不断增长呢。
  但是,现在我忍耐的状况越来越艰难,越来越严酷!
  妹妹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但我的眼角已经开始流出眼泪,拼命地给妹妹发
出信号,『已经不行了。已经是极限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这样。
  妹妹好象发现了这一点,正确地掌握了我的状态。
  「嗯,很努力了呢欧尼酱。可以哟,射出来吧。最后一击♪」
  妹妹泛红的脸颊上浮现出幼艳的微笑,她允许我…最后一击?
  一刹那浮现的疑问被从腰间传来的可怕的射精冲动粉碎!!
  「啊啊啊!! iku!! ikuu!! i…」嘿咿?「咦咦咦———
——!!?」
  就连腰里头的输精管都被撑开,积存的精液在阴茎中以怒涛的气势冲了出来!!
  那个瞬间「最后一击」来了。
  妹妹停止了她对私处的控制,那一瞬间她魔膣的蠢动,蠕动,律动都开放了。
  膣口将我钢一样硬的勃起深深吞入并勒紧!膣内部反复地起伏,收缩,开放!
  就连被穿破的处女膜也在阴茎上噗噜噗噜地前后振荡!!
  并且,无数的触手一样的肉襞缠绕在整个阴茎上,舐着,吸着,挠着,像是
知道了我的每一个敏感的性感带一样,一个劲地刺激着!!
  尤其是龟头,像是被无限的触手淹没了,甚至有触手伸入持续射精的尿道,
将刺痒一样的快美感直接植入我的性感中枢,让我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我在妹妹身下,一边啜泣一边被无法相信的快乐和幸福感包裹着。
  把自己的全部都托付给心爱的人,承受着那样的快感。
  妹妹慢慢地起伏着腰部,一直看着我的痴态,用非常温暖柔软的目光。
  不久我的意识便沉落到了黑暗之中。
  「晚安,欧尼酱♪ 最喜欢了哟————」
  ―――――――――――――――――――END―――――――――――――――――――――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